丝瓜视频无限app

() 刘母走了,孟离对着罗父罗母说道:

“爹娘,我们进屋吧。”

夫妇二人感觉那气势消失无踪,两人也放松下来,一起进去了。

吃食凉了,也没热,就这样将就着吃。

孟离吃了饭,对着罗父说道:

“爹爹,等下你陪我去一趟镇上吧。”

罗父看着孟离,问道:

“去镇上做什么?”

孟离说道:

“就我晒的那些东西,可以去镇上卖掉的。”

罗父将信将疑地问:

“能卖的?”

这是我们最初的起点

孟离点点头:

“我做梦的时候就梦到那些东西能卖。”

罗父不赞同地说:

“梦里的东西怎么能信呢。”

孟离无奈地说道:

“爹,我们去试试嘛。”

罗父:“你这不是胡闹吗?”

孟离一脸委屈看着罗父。

罗母说道:

“英妹想要去镇上转转就让她去吧,英妹估计心里也烦着呢。”

孟离:……

罗父叹了口气,说道:

“行,那要走路快些。”

孟离笑起来:“谢谢爹。”

罗父也跟着笑了一下,不过眉宇间还是有化不开的忧愁。

孟离跟着罗父朝着镇上走去,她的那些药材罗父本来就不想背,但孟离的坚持下,罗父还是选择背上。

想的是让自家女儿死了这条心。

也不知道自家女儿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,感觉自家女儿有点不正常。

莫不是被仙人吓傻了吧,罗父私心里想着。

到镇上要走很远,罗父走路很快,孟离也跟得上,等到了镇上已经是大中午了。

这个小镇也不是多繁荣,但也是委托者来过最远最热闹的地方了。

孟离带着罗父去了一家药铺里面,药铺老板倒是看得上孟离弄的药材,不过看孟离与罗父的打扮,开的价很低。

孟离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这些药材到底值多少钱,但看老板的表情神态也琢磨了个大概。

也不愿意卖。

最后换了两家,才遇到一个比较实诚的老板,收了孟离的药材。

出了药铺,罗父不可思议地看着孟离:

“这些东西真能卖掉?”

孟离点点头,说道:“是啊。”

可惜没找到好一点的药材。

就是一些普通的,好在数量多。

罗父心里动了心思,他说道:

“英妹,这些东西我也知道哪里有,以后我也可以来卖?”

孟离笑了笑,把手中得来的铜钱部给了罗父,说道:

“爹爹,这个以后我来教你弄,自己不能乱弄,有的东西很相像,但是却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
罗父接过孟离给的铜板,看了一眼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

“这,这是英妹你得来的。”

孟离道:

“无妨,我的也应给爹爹。”

罗父犹豫了一下,从手中取出几个铜板,递给孟离说道:

“那你拿着,看在镇上有没有需要买的。”

孟离接过来,又听见罗父说:

“我真的不能自己去找呀。”

孟离点点头:“以后我带你去找。”

“还有爹,这是大仙给我托梦让我去找的药材,仙人赐给我们的生财之道,可不能说了出去,惹怒仙人。”

孟离心中有自己的打算,不让说出去也是为了避免以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罗父闻言便惶恐地说:

“好好,我保证不说。”

孟离说道:

“是了爹。”

“买点肉,回去给弟弟妹妹吃吧。”孟离补充道。

罗父点头,摸了摸被他放在身上的铜板,略显局促。

孟离给罗父说自己要去买点东西,罗父不放心孟离一个姑娘在镇上走,跟着一起去了。

孟离要买一顶帷帽,又跟着罗父去买了些肉,藏在了背篓最底下。

两人才动身回家。

路程远,孟离与罗父到家的时候,罗母已经在煮东西吃了。

罗父把肉给了罗母,还把今天的事情细细的告诉了罗母,吩咐罗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。

罗母闻言又给孟离编织出来的仙人拜了拜,才高高兴兴煮肉去了。

接下来几天,孟离弄到的药材连晒的功夫都没有了,

就跟着罗父一起背到镇上去卖。

走之前给罗父一家人留点钱在家里。

罗父也不让孟离砍柴干农活,就是让孟离专心弄这些。

毕竟卖药材的收入在罗父心中很可观。

村上有人看着孟离与罗父频繁去镇上,在罗父罗母跟前打探消息,打听他们到底干嘛去。

不过都被罗父罗母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。

刘母倒是真的胆小,那日被孟离那么一吓唬,就以为真的有鬼,回去还病了一场,也不敢来招惹孟离了。

孟离算了算日子,明日便要遇见东方浩夜了,算了算这几天弄的一些药材得来的钱,虽然不能让委托者一家衣食无忧,但是也能暂时缓解经济压力。

等二妹小弟都睡着了,孟离对着罗父罗母说道:

“爹娘,女儿不孝,可能要离家一段时间。”

夫妇两愣住了,这几天刚让他们瞧见生活的希望,自家女儿就要走?

还是罗父问道:

“你要去哪里?”

孟离说道:

“女儿有事情要出门一段时间,最少也是半年。”

罗母:“英妹,你一个女子哪里能出去?”

孟离说道:

“可是昨夜仙人托梦,让女儿去一个地方拜师……”

孟离瞎胡编。

罗父罗母这段时间已经被孟离口中的仙人洗脑了,因为仙人教会了孟离生财之道,如今又让孟离出门拜师,他们也不疑有他,只当自己女儿得了仙人青睐。

两人的神色开始犹豫起来。

仙人的话固然要听,可是女子出门,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呐。

孟离看出他们的犹豫,对着夫妇二人说道:

“爹娘不用担心,女儿自有仙人保佑,还望爹娘在家中等候女儿平安归来,且今日之事,爹娘勿与外人说道,说只说女儿生病了,躺在家中休养。”

孟离说完,也不管罗父罗母两张脸犹豫极了,拿上自己的帷帽头也不回就走了。

夫妇二人看到孟离走了,喊了几声,追了几步,看孟离走的决绝,他们也追赶不上,不多时孟离消失在夜色中,他们也就停下脚步。

两个人对视着,叹息着。

自从有了那仙人,女儿主意便多了起来,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福是祸。

可如今人也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