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财经app

为什么?

为什么师傅要这样害他?

就因为他的天赋太高,怕他超越了他吗!

黑衣男子的眼里露出了一抹痛苦的神色。

按道理,他是一个杀手,杀手应该都是冷酷无情,尤其是是他这种顶尖的杀手,更应该是不为任何的情绪所动的。

但这一刻,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。

因为这一次背叛他,给他带来致命一击的,是他生命中唯一最重要的人,他的师傅!

那个口口声声说把他当儿子一样养,一样教的师傅,那个他一直以来当成最尊敬的人的师傅,竟然在教他剑术的时候留了一手,教给了他一套带有致命缺陷的剑术!

最重要,最亲近的人,才能给他最深刻最残忍的伤害!

这一句话在这一刻,在黑衣男子的身上显现得淋漓尽致!

白发男子看着黑衣男子一脸痛苦的神色,嘴角微微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,眼眸中还露出了一抹算大功告成的得意之色,不过已经完沉浸在痛苦之中的黑衣男子,丝毫并没有觉察到白发男子的神色的异常。

“到底是谁?”

段筱葵清新靓丽

好一会,黑衣男子终于从痛苦的情绪之中回过神来,目光带着一抹惊恐和骇然的神色地望着白发男子。

这个白发男子,实在太神秘太可怕了!

竟然知道他所修炼的剑术,而且还知道他师傅!

更为可怕的是,这个人似乎连他所炼的剑招的具体招式都知道!

“端木老鬼是不是和说,他把当亲儿子一样看待,就是他的亲儿子?而且平时对确实非常关心,经常对嘘寒问暖?”

白发男子依然还是没有正面回答黑衣男子,而是微微一笑,继续带着一抹戏谑之色地问道。

黑衣男子的面容抽了一下,身形都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白发男子竟然也知道这些事情……

这意味着什么?

这意味着白发男子所说的情况,越发板上钉钉,确凿无疑了!

“像这样的亲儿子,我不知道端木老鬼具体有几个,但是光是我知道的,就已经有五个了。”

白发男子微微一笑。

黑衣男子的身形,再次颤抖了一下。

一直以来,他都以为,他是师傅唯一的弟子!

一直以来,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师傅身边有其他人。

正是因为这样,他才会在鬼门那样的环境之中,依然对他师傅没有丝毫的保留和戒心,甚至还对他生出了怜悯和敬爱之情。

“见过端木老鬼施展天人剑吗?”。

白发男子忽然问道。

黑衣男子摇了摇头。

虽然那个人教了他的剑术,但是他还真的没有见过那个人施展剑法。

哪怕是一招一式都没有见过。

“看来,端木老鬼还是这么喜欢装神弄鬼啊。”

白发男子叹了口气,“不过这也正是们鬼门的风格,从上到下,都是鬼鬼崇崇的。”

“现在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要和说这么多?”

白发男子的目光回到黑衣男子的身上。

黑衣男子老实的点了点头。

他确实很疑惑,很不解。

“因为我想从口中了解一些端木老鬼的情况。”

白发男子的目光望着黑衣男子,“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?”

“可能要失望了。”

黑衣男子的眼里闪过一抹挣扎之色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“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情况,我刚才说了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出手。”

“小娃,在撒谎。”

白发男子的嘴角浮起一抹戏谑之色,“应该知道,在我这样的老家伙面前,撒谎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”

黑衣男子抿着嘴,没有说话。

“看来端木老鬼的认亲儿子这招,果然还是非常有效的。”

白发男子看着黑衣男子的神情,叹了一口气,“到目前为止,包括在内,我已经遇到过五个像这样的端木老鬼的亲儿子,但是在知道真相之后,还是只有两个人愿意干脆地跟我讲端木老鬼的情况,其他的三个人,都还是像一样,不愿意讲危害端木老鬼的事情。”

黑衣男子沉默不语。

“这样,我也不为难,我们做个交易如何?”

白发男子微微一笑,“给我讲一讲端木老鬼的事,我让看一下真正的天人剑。”

黑衣男子的眼神之中的情绪,立时激烈的波动了起来,内心的挣扎变得极为剧烈了起来。

真正的天人剑!

这对他来说,绝对是一个无上的诱惑!

不仅是他,对于任何痴于剑,极于剑的人来说,都绝对是极大的诱惑!

这是世间最顶尖的剑道!

他这一生,都在练习和参研这一剑法,在他的内心之中,最强烈的渴望,就是将天人剑练到真正的顶层,达到传说中的真正的天人合一,万物为剑的境界!

只是自从他参悟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,悟出了人剑合一这招之后,这十几年来,他的剑道便完停滞了,再无寸进!

他一直以为是他的参悟出了问题,是他下的苦功夫还不够深,今日才知道,原来他所修习的天人剑,本就是不完整的,他的那位敬之如父的师傅,在传剑的时候暗中留了一手!

现在白发男子说可以让他看一下真正的天人剑,这让他的内心如何能够不感到心动?

“到底是什么人?”

尽管内心已经极度心动,甚至可以说已经作出了决断,但是黑衣人依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,并没有直接给白发男子确定的答案,而是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

他对白发老者的身份,实在太好奇了!

这个他从来未曾见过,也从来没有在他们组织的资料中记载的白发老者,不仅实力强到恐怖,而且还知道那么多他们组织不为人知的内幕!

现在更是连天人剑都会!

“我说过,我只是一个喜欢写写画画的普通老头,不过若是觉得我非要有个身份的话,可以把我当成天人剑的真正传人。”

白发男子沉默了一下才道。

天人剑的真正传人!

黑衣男子瞳孔骤然收缩。

“不会真的认为,天人剑本身就是们鬼门的绝学吧。”

白发男子的目光扫了一眼黑衣男子,淡淡地道,“身为一名天级杀手,应该知道,鬼门的武道典籍,几乎都是从其他武道门派和世家手中,通过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,巧取豪夺而来的。”